<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menuitem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cite>
<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var><cite id="jhpnl"></cite>
<var id="jhpnl"><strike id="jhpnl"></strike></var>
<var id="jhpnl"></var><ins id="jhpnl"><span id="jhpnl"></span></ins>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var>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var><var id="jhpnl"></var>
內頁-圖書
圖書 新書報刊常備全集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圖書 > 常備

《紅星照耀中國》 43.00元

《紅星照耀中國》(曾譯《西行漫記》)自1937年初版以來,暢銷至今,而董樂山譯本已經是今天了解中國工農紅軍的經典讀本。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年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中國和中國工農紅軍以及許多紅軍領袖、紅軍將領的情況。 2016年是長征勝利80周年,也是本書出版80周年,此次新版得到董樂山家屬獨家授權,并配有五十余幅珍貴歷史

作 者:[美]埃德加·斯諾 ISBN:978-7-02-011613-3 出版時間:2016年8月 讀者對象:大眾 開本:32 主題詞:

編輯推薦 序言 作者簡介 內容簡介


·暢銷八十年的長征經典
·董樂山譯本專有版權、
·五十余幅珍貴歷史照片
·紀念長征勝利八十周年,人文社重推最經典譯本


一些未獲解答的問題

我在中國的七年中間,關于中國紅軍、蘇維埃和共產主義運動,人們提出過很多很多問題。熱心的黨人是能夠向你提供一套現成的答案的,可是這些答案始終很難令人滿意。他們是怎么知道的呢?他們可從來沒有到過紅色中國呀。

事實是,在世界各國中,恐怕沒有比紅色中國的情況是更大的謎,更混亂的傳說了。中華天朝的紅軍在地球上人口最多的國度的腹地進行著戰斗,九年以來一直遭到銅墻鐵壁一樣嚴密的新聞封鎖而與世隔絕。千千萬萬敵軍所組成的一道活動長城時刻包圍著他們。他們的地區比西藏還要難以進入。自從一九二七年十一月中國的第一個蘇維埃在湖南省東南部茶陵成立以來,還沒有一個人自告奮勇,穿過那道長城,西回來報道他的經歷。

哪怕是最簡單的事情,也是有爭議的。有些人否認紅軍的存在,認為根本沒有這么一回事。只不過有幾千名饑餓的土匪罷了。有些人甚至否認蘇維埃的存在。這是共產黨宣傳的捏造。然而,親共的人卻稱頌紅軍和蘇維埃是中國要擺脫一切弊害禍患的唯一救星。在這樣的宣傳和反宣傳中,要想了解真相的冷靜的觀察家就得不到可信的證據。關心東方政治及其瞬息萬變的歷史的人,都有這樣一些感到興趣而未獲解答的問題:

中國的紅軍是不是一批自覺的馬克思主義革命者,服從并遵守一個統一的綱領,受中國共產黨的統一指揮的呢?如果是的,那么那個綱領是什么?共產黨人自稱是在為實現土地革命,為反對帝國主義,為爭取蘇維埃民主和民族解放而斗爭。南京卻說,紅軍不過是由“文匪”領導的一種新式流寇。究竟誰是誰非?還是不管哪一方都是對的?

在一九二七年以前,共產黨員是容許參加國民黨的,但在那年四月,開始了那場著名的“清洗”。共產黨員,以及無黨派激進知識分子和成千上萬有組織的工人農民,都遭當時在南京奪取政權的右派政變領袖蔣介石的大規模處決。從那時起,做一個共產黨員或共產黨的同情者,就是犯了死罪,而且確實有成千上萬的人受到了這個懲罰。然而,仍有成千上萬的人繼續甘冒這種風險。成千上萬的農民、工人、學生、士兵參加了紅軍,同南京政府的軍事獨裁進行武裝斗爭。這是為什么?有什么不可動搖的力量推動他們豁出性命去擁護這種政見呢?國民黨和共產黨的基本爭論究竟是什么?國民黨是孫逸仙博士等人所建立,掌握一九二四年到一九二七年所謂國民革命的領導權。共產黨創建于一九二一年,在國民革命中是國民黨的主要盟友。

中國共產黨人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他們同其他地方的共產黨人或社會黨人有哪些地方相像,哪些地方不同?旅游者問的是,他們是不是留著長胡子,是不是喝湯的時候發出咕嘟咕嘟的響聲,是不是在皮包里夾帶土制炸彈。認真思索的人想知道,他們是不是“純正的”馬克思主義者。他們讀過《資本論》和列寧的著作沒有?他們有沒有一個徹底的社會主義經濟綱領?他們是斯大林派還是托洛茨基派?或者兩派都不是呢?他們的運動真是世界革命的一個有機部分嗎?他們是真正的國際主義者嗎?還“不過是莫斯科的工具”,或者主要是為中國的獨立而斗爭的民族主義者?

這些戰士戰斗得那么長久,那么頑強,那么勇敢,而且——正如各種色彩的觀察家所承認的,就連蔣介石總司令自己的部下私下也承認的——從整體說來是那么無敵,他們到底是什么樣的人?是什么使他們那樣地戰斗?是什么支持著他們?他們的運動的革命基礎是什么?是什么樣的希望,什么樣的目標,什么樣的理想,使他們成為頑強到令人難以置信的戰士的呢?說令人難以置信,是同中國的那部充滿折中妥協的歷史比較而言的,但他們卻身經百戰,經歷過封鎖、缺鹽、饑餓、疾病、瘟疫,最后還有那六千英里的歷史性“長征”,穿過中國的十二個省份,沖破千千萬萬國民黨軍隊的阻攔,終于勝利地出現在西北的一個強大的新根據地上。

他們的領導人是誰?他們是不是對于一種理想、一種意識形態、一種學說抱著熱烈信仰的受過教育的人?他們是社會先知,還只不過是為了活命而盲目戰斗的無知農民?例如,毛澤東,南京通緝名單上的第一號“赤匪”,蔣介石懸賞二十五萬元銀洋不論死活要緝拿到他,他是怎樣的人呢?那個價值這么高昂的東方人腦袋里到底有些什么名堂呢?或者像南京官方宣布的那樣,毛澤東真的已經死了嗎?朱德,稱作紅軍總司令的這個人的生命在南京看來具有同樣的價值,他又是怎樣的人呢?林彪這個二十八歲的紅軍天才戰術家,據說在他率領下的紅軍一軍團從來沒有打過一次敗仗,他又是誰?他的來歷如何?還有其他許多紅軍領導人,多次報道已經畢命,可是又在新聞報道中重新出現,不但毫毛無損,而且仍舊在指揮著新的軍隊同國民黨對抗,他們又是些什么人呢?

紅軍抗擊極大優勢的軍事聯合力量達九年之久,這個非凡的紀錄應該拿什么來解釋呢?紅軍沒有任何大工業基地,沒有大炮,沒有毒氣,沒有飛機,沒有金錢,也沒有南京在同他們作戰時能利用的現代技術,他們是怎樣生存下來并擴大了自己的隊伍的呢?他們采用了什么樣的軍事戰術?他們是怎樣訓練的?是誰給他們當顧問的?他們里面有一些俄國軍事天才嗎?是誰領導他們在謀略上不但勝過所有被派來同他們作戰的國民黨將領,而且勝過蔣介石重金聘請來的、以前由希特勒已故的國防軍頭目馮·西克特將軍領導的大批外國顧問?

中國的蘇維埃是怎樣的?農民支持它嗎?如果不支持,那么是什么力量在維系住它的?共產黨在他們的權力已經鞏固的地區實行“社會主義”達到什么程度?為什么紅軍沒有攻占大城市?這是不是證明紅軍不是真正由無產階級領導的運動,而基本上仍然是農民的造反嗎?中國百分之八十以上的人口仍然是農業人口,工業體系即使不說是患小兒麻痹癥,也還是穿著小兒衫褲,在這樣的國家怎么談得上“共產主義”或“社會主義”呢?

共產黨怎樣穿衣?怎樣吃飯?怎樣娛樂?怎樣戀愛?怎樣工作?他們的婚姻法是怎樣的?他們的婦女真的像國民黨宣傳所說的那樣是被“共妻”的嗎?中國的“紅色工廠”是怎樣的?紅色劇團是怎樣的?他們是怎樣組織經濟的?公共衛生、娛樂、教育和“紅色文化”,又是怎樣的?

紅軍的兵力有多少?真像共產國際出版物所吹噓的那樣有五十萬人嗎?果真如此,他們為什么沒有能奪取政權呢?他們的武器和彈藥是從哪里來的?它是一支有紀律的軍隊嗎?它的士氣怎么樣?官兵生活真是一樣嗎?如果像蔣介石總司令在一九三五年所宣布的那樣,南京已經“消滅了共匪的威脅”,那么共產黨到一九三七年在中國戰略地位最重要的西北占領了一塊比以前更大的整塊土地,又怎樣解釋呢?如果共產黨真的是完蛋了,那么,為什么日本在著名的廣田弘毅一九三三年至一九三六年任日本外相?!g注第三點中要求南京同東京和納粹德國締結反共協定以“防止亞洲布爾什維化”呢?共產黨是真正“反帝”的嗎?他們真要同日本交戰嗎?在這場戰爭中,莫斯科會幫助他們嗎?或者,像著名的胡適博士拼命說服他在北京的情緒激昂的學生那樣,他們的激烈的抗日口號只不過是爭取公眾同情的詭計和絕望的掙扎,是亡命的漢奸和土匪的最后呼號?

中國共產主義運動的軍事和政治前景如何?它的具有歷史意義的發展是怎樣的?它能成功嗎?一旦成功,對我們意味著什么?對日本意味著什么?這種巨大的變化對世界五分之一的人口會產生什么影響?它在世界政治上會引起什么變化?在世界歷史上會引起什么變化?它對英、美等外國在中國的巨額投資會產生什么后果?說真的,共產黨究竟有沒有“對外政策”呢?

最后,共產黨倡議在中國建立“民族統一戰線”,停止內戰,這到底是什么意思?

相當一個時期以來,竟沒有一個非共產黨觀察家能夠有把握地、準確地,或是用親身調查過的事實解答這些問題,這似乎是荒唐可笑的。因此,這里有一個日益使人感到興趣和日益變得重要的值得采訪的消息,正如記者們在無關緊要的枝節問題上發出電訊之余相互承認的一樣,這是中國的唯一值得采訪的消息。然而,我們大家對它卻一無所知,實在令人可悲。要在“白區”同共產黨人發生聯系極為困難。

共產黨人的頭頂上隨時籠罩著死刑的威脅,不論在上等社會里,或者在非上等社會里,他們都是不會暴露自己身份的。哪怕在外國租界里,南京也有出高價雇傭的偵探網在那里活動,其中有C.帕特里克·吉文斯那樣熱心的反共分子,他原來是上海公共租界英國警務處中主要負責偵緝共產黨的人。據說吉文斯督察每年要逮捕好幾十個共產黨嫌疑犯,大多數年齡在十五歲到二十歲之間,然后由國民黨當局從租界引渡過去加以監禁或處死。一九三四年南京為了酬答這個有名警察的效勞,授給他一枚寶玉勛章和大量現款作為禮物。中國為了要緝拿本國的激進青年,雇用了不少外國偵探,吉文斯不過是其中的一個罷了。

我們都知道,要對紅色中國有所了解,唯一的辦法就是到那里去一趟。但我們推托說“沒有法子”。有少數人嘗試過,但失敗了。這就被看成是做不到的事。大家都認為沒有誰能夠進了紅區后活著回來的。在報紙受到像意大利或德國那樣嚴格檢查和管制的國家里,長年累月的反共宣傳就有那么大的力量。

后來,到一九三六年六月,我的一位中國好友帶給我中國西北出現了使人驚訝的政治局面的消息——這后來終于導致蔣介石總司令被扣的驚人事件,扭轉了中國歷史的潮流。但是,當時對我來說更重要的是,我在得到上述消息的同時,了解到我可能有辦法進入紅區。這需要我立即動身。機會千載難逢,不能錯過。我決定抓住這個機會,設法打破這一已經持續了九年的新聞封鎖。

我那樣做,確實是有危險的,不過后來報上發表我的死訊,說是“已遭土匪殺害”,那又太夸張了。但是多年來關于共產黨暴行的恐怖故事層出不窮地充斥于中國那些領津貼的本國報紙和外國報紙,在這種情況下,我在旅途上很少有什么東西可以叫我感到放心的。說實在的,除了帶著一封給蘇維埃政府主席毛澤東的介紹信,確實沒有什么東西可以叫我感到放心。我只要找到他就行了。這要經過怎樣的冒險呢?我不知道。但是,在這些年的國共內戰中,已經有千千萬萬的人犧牲了生命。為了要探明事情的真相,難道不值得拿一個外國人的腦袋去冒一下險嗎?我發現我同這個腦袋正好有些聯系,但是我的結論是,這個代價不算太高。

就是懷著這種冒險的心情,我出發了。

埃德加·斯諾,美國著名記者。他于1928年來華,曾任歐美幾家報社駐華記者、通訊員。19334月到19356月,斯諾同時兼任北平燕京大學新聞系講師。19366月斯諾訪問陜甘寧邊區,寫了大量通訊報道,成為第一個采訪紅區的西方記者。

董樂山,翻譯家,作家。生于浙江省寧波市。1946年冬畢業于上海圣約翰大學英國文學系。譯作《第三帝國的興亡》(合譯)、《一九八四》《西方人文主義的傳統》《紅星照耀中國》等均有廣泛影響。

《紅星照耀中國》(曾譯《西行漫記》)自1937年初版以來,暢銷至今,而董樂山譯本已經是今天了解中國工農紅軍的經典讀本。本書真實記錄了斯諾自19366月至10月在中國西北革命根據地進行實地采訪的所見所聞,向全世界報道了中國和中國工農紅軍以及許多紅軍領袖、紅軍將領的情況。           

2016年是長征勝利80周年,也是本書出版80周年,此次新版得到董樂山家屬獨家授權,并配有五十余幅珍貴歷史照片,是由人民文學出版社推出的最經典譯本。

專題報道

APP下載
關閉
淮南| 肇庆| 松原| 乳山| 桂林| 淮安| 扬中| 三沙| 荣成| 泰兴| 阳江| 晋中| 汕尾| 辽阳| 六盘水| 贵州贵阳| 芜湖| 澄迈| 东海| 安顺| 郴州| 南京| 山西太原| 乌兰察布| 滁州| 石嘴山| 济南| 灌南| 库尔勒| 张北| 柳州| 广安| 巴中| 天门| 海门| 泗洪| 安顺| 公主岭| 莱芜| 和田| 天长| 甘南| 延安| 东莞| 黔东南| 海安| 馆陶| 贵州贵阳| 通辽| 海安| 本溪| 孝感| 阿坝| 邯郸| 汕头| 乳山| 临海| 义乌| 昌吉| 黑河| 阿里| 库尔勒| 塔城| 长葛| 九江| 宝鸡| 湘西| 济南| 禹州| 柳州| 阿克苏| 黔东南| 鞍山| 伊犁| 佛山| 淮南| 商洛| 乌兰察布| 垦利| 宝鸡| 咸宁| 武威| 克孜勒苏| 眉山| 肇庆| 陇南| 高密| 吴忠| 保亭| 嘉兴| 朔州| 安吉| 大理| 海门| 平潭| 包头| 资阳| 济南| 铁岭| 仁寿| 新沂| 黔西南| 咸阳| 徐州| 营口| 东莞| 仁寿| 鹰潭| 惠东| 铁岭| 镇江| 铁岭| 汕头| 安康| 东营| 安吉| 三门峡| 保亭| 清远| 遵义| 建湖| 四川成都| 嘉兴| 内江| 余姚| 中山| 甘南| 临沂| 常德| 广饶| 临汾| 宝鸡| 吐鲁番| 韶关| 巴中| 包头| 武安| 甘南| 乳山| 项城| 启东| 常州| 兴安盟| 雅安| 济源| 伊犁| 七台河| 泗洪| 辽宁沈阳| 果洛| 陕西西安| 东方| 东方| 庄河| 迪庆| 文昌| 永康| 乌兰察布| 吉安| 牡丹江| 阿勒泰| 滁州| 日照| 鹤岗| 山南| 牡丹江| 济南| 海拉尔| 安庆| 眉山| 焦作| 瓦房店| 铜川| 汝州| 安岳| 黄石| 海安| 海拉尔| 河南郑州| 湖北武汉| 赤峰| 昌都| 攀枝花| 武夷山| 河池| 湛江| 高密| 海南| 高密| 涿州| 铁岭| 营口| 东莞| 邢台| 漯河| 锦州| 石河子| 怀化| 日喀则| 曲靖| 仁寿| 漯河| 滁州| 濮阳| 阜新| 随州| 宜都| 桐城| 赤峰| 安顺| 义乌| 巴音郭楞| 阿勒泰| 如皋| 景德镇| 明港| 嘉善| 渭南| 黔西南| 景德镇| 佛山| 龙岩| 菏泽| 焦作| 肇庆| 台北| 邹平| 诸暨| 肥城| 云浮| 乌海| 新乡| 曲靖| 唐山| 金坛| 德阳| 阿里| 伊犁| 贵州贵阳| 屯昌| 朔州| 通化| 西双版纳| 遂宁| 阿勒泰| 淮安| 阿拉尔| 鹤岗| 梅州| 台北| 台湾台湾| 达州| 恩施| 张北| 开封| 吉林长春| 宁德| 济宁| 泸州| 海西| 昭通| 澳门澳门| 大兴安岭| 枣阳| 博罗| 怒江| 阳泉| 连云港| 衡阳| 燕郊| 宿州| 垦利| 迪庆| 丽水| 宁波| 铜陵| 昌吉| 石狮| 汉川| 邳州| 白银| 南平| 西藏拉萨| 黄冈| 绍兴| 台中| 鄢陵| 东台| 宁波| 澳门澳门| 普洱| 永新| 甘南| 榆林| 莆田| 中山| 黔南| 德清| 松原| 淄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