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menuitem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cite>
<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var><cite id="jhpnl"></cite>
<var id="jhpnl"><strike id="jhpnl"></strike></var>
<var id="jhpnl"></var><ins id="jhpnl"><span id="jhpnl"></span></ins>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var>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var><var id="jhpnl"></var>
內頁-資訊
資訊 動態專題書評業界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資訊 > 動態

青春易逝,芳華永駐:嚴歌苓《芳華》出版 2017-05-09

嚴歌苓新作“致青春”,馮小剛導演同名電影10月上映

青春易逝,芳華永駐:嚴歌苓最新長篇《芳華》出版

 

 

一、文藝女兵嚴歌苓


腿不是抬到最高的時候,攝影干事抓拍了這張照片。嚴歌苓穿軍裝跳舞的照片沒留下幾張,那時有嚴格的紀律,除了正式演出,不能隨便穿演出服裝照相。能看出來,當時的嚴歌苓二八年華,臉上還帶著嬰兒肥。

她在軍隊待了13年,從1971年12歲入伍一直到25歲部隊裁軍退伍。整整跳了八年舞,演樣板戲《白毛女》《紅色娘子軍》,她演過喜兒;演出舞蹈節目《邊疆女民兵》《草原女民兵》《女子牧馬班》,扮演英姿颯爽的女民兵;表演藏族歌舞《洗衣歌》;《小常寶請戰》(《智取威虎山》)里演邊唱邊跳的小常寶……然后做了兩年編舞,再成為創作員,與筆墨打起了交道。


二、 “致青春”:嚴歌苓的《芳華》

從軍經歷伴隨了嚴歌苓整個的青春年華。當她后來成為了一個作家,這段經歷成了她取之不竭的創作源泉?!兑粋€女兵的悄悄話》《雌性的草地》《灰舞鞋》《白麻雀》《愛犬顆勒》,都以部隊生活為題材,但多是以一個作家的客觀視角來為那個時代的軍人塑像。而她最新創作的長篇小說《芳華》則具有濃厚的個人自傳色彩,是以第一人稱描寫她當年親歷的部隊文工團生活:隱藏在西南部都城的一座舊紅樓里、某部隊文工團的內景中發生的故事。

 

小說講述上世紀七十年代,一些有文藝才能的少年男女從大江南北挑選出來,進入部隊文工團,擔負軍隊文藝宣傳的特殊使命。

郝淑雯、林丁丁、何小曼、蕭穗子在這個團隊里面朝夕相處,她們才藝不同、性情各異,碰撞出不乏黑色幽默的情境。嚴格的軍紀和單調的訓練中,青春以獨有的姿態綻放芳華。

小說用四十余年的跨度,展開她們命運的流轉變遷,是為了講述男兵劉峰的謙卑、平凡及背后值得永遠探究的意義。

劉峰,是這個文工團里最不起眼的男兵,比起那些才華橫溢的男樂手、英俊瀟灑的男舞蹈隊員,他個子不高相貌平平也無才藝。他自覺地承包了團里所有的臟活累活,慢慢的,他成了每個人潛意識里的依靠,大家有了任何困難,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找劉峰”。他被大家公推為“模范標兵”,得到了各級表彰。他在這樣的被需要中活得心滿意足,并暗暗地深深地愛上了獨唱演員林丁丁。當他經過漫長的幾年的等待,在他認為恰當的時機向丁丁表白的時候,他萬萬沒有料到,得到的是跟丁丁以及大家伙兒平時對他的推崇完全相反的驚恐的拒絕。進而因此事件的擴大化而被“處理”……嚴歌苓濃墨重彩地塑造了“好人”劉峰,這么一個平凡不起眼的人物,卻最終在四位女兵心中雕刻出最深刻的印痕。劉峰其實太不一般了,他超乎常人的心靈手巧、他超越自我本能的善良和利他心,甚至他執著的愛情,都讓他卓爾不群、超越世俗。這是嚴歌苓的小說創作中最直接地傾情贊美男主人公的一部作品,飽含了作者代表自己以及同代人對當年的愚昧、淺薄深深的懺悔。

一個好作家的作品,之所以好,往往有作家的親歷性在里面,有某些自傳性因素,有她內心最深、最細微、最不為人知的個人經驗隱藏其中,表達了作者心中最有痛感、最刻骨銘心的那些內容?!斗既A》的寫作就是如此,與嚴歌苓的個人經歷密切相關,所以筆墨靈動活潑,細節鮮活、生動。比如她寫蕭穗子第一次注意到男兵劉峰:“我注意到他是因為他穿著兩只不同的鞋,右腳穿軍隊統一發放的戰士黑布鞋,式樣是老解放區大嫂大娘的設計;左腳穿的是一只骯臟的白色軟底練功鞋。后來知道他左腿單腿旋轉不靈,一起范兒人就歪,所以他有空就練幾圈,練功鞋都現成。他榔頭敲完,用軟底鞋在地板上踩了踩,又用硬底鞋跺了跺,再敲幾榔頭,才站起身?!边@樣的細節是一個作家用腦子想不出來的。而這樣的情節在《芳華》中比比皆是,塑造了一群獨特的女兵和男兵的形象,比如書中只說了一兩句怪話、只聽音不露面的某男高音或提琴手,也讓人印象深刻。

《芳華》涵蓋了嚴歌苓的青春與成長期,她在四十余年后回望這段經歷,筆端蘊含了飽滿的情感。青春荷爾蒙沖動下的少男少女的懵懂激情,由激情犯下的過錯,由過錯生出的懊悔,還有那個特殊的時代背景,種種,構成了《芳華》對一段歷史、一群人以及潮流更替、境遇變遷的復雜感懷。今天的作者嚴歌苓與當時的小女兵蕭穗子在作品里構成了時空以及理性與感性的對話關系,重新呈現了當時年代里青春的混沌、感性與蒙昧。生命的恣肆與人性的層次以及時代的的特征構成了《芳華》繁復的調性,它向讀者打開了多層面的認識路徑。

 

三、馮小剛的女兵情節:“想為這一個細節拍部電影”

《芳華》于20164月完成初稿,原名曾叫《你觸摸了我》,因小說是圍繞男兵劉峰因“觸摸事件”被處理這一中心情節而生發的緣故。嚴歌苓的朋友將小說推薦給了導演馮小剛,結果馮導演看完小說后,馬上拍板,決定改編成電影。他建議重起名字,嚴歌苓想了幾個名字:《好兒好女》《青春作伴》《芳華》。馮小剛覺得就叫《芳華》好,他說:“‘芳’是芬芳、氣味,‘華’是繽紛的色彩,非常有青春和美好的氣息,很符合記憶中的美的印象?!痹瓉眈T小剛也是年輕的時候入伍,并且同樣進入了部隊文工團。嚴歌苓的小說擊中了馮小剛的記憶。這個記憶同樣與“青春”這個詞匯緊緊相連,他說:“我年輕的時候在部隊,隊友都是十六七歲身懷絕技的文藝兵,小提琴、長笛、大提琴都水平超高,我想搬上銀幕給現在的年輕人看。那是我們的青春?!?span lang="EN-US">

上個世紀七十年代前后,當時的年輕人如能進入部隊文工團是享有特殊的榮耀和驕傲的。他自述,首先是當年文工團女兵留下的美好印象,其次是年輕人對文藝自然生發的狂熱。

在馮小剛的自傳《我把青春先給你》中,他這樣描述自己的文工團情結:

眼前的這位女兵顯然不是特別執著的那種。幾支曲子下來,她已經熱情洋溢地換了好幾個舞伴,對每個邀請她跳舞的人都報以優質的服務。

她的長相我已經記不清了。印象最深的是她的脖子十分的光潔。因為是在8月里,天很熱,她沒有穿白襯衫,空膛穿著的確良夏裝,光潔的頸部優美地立在軍裝的小翻領中,使脖子看上去更白,領章看上去更紅。

女兵這種穿軍裝的方式在夏天里很普遍。洗完澡,披著濕漉漉的頭發,光著脖子空膛穿上軍裝,把軍帽塞進軍挎包里走出軍營。嚴格地說,這種著裝方式是不符合條例的,但看上去卻是楚楚動人。

現在只要是提到性感這個詞,我首先想到的畫面就是以上的描述。直到今天我都想為這樣一個細節拍一部電影 ,抒發多年來埋藏在內心深處的女兵情結。

不單是馮小剛自己有文工團和女兵情結,馮導演說那個時代,只要是當兵的,都有這個情結。作家劉震云的自述就很好地印證了他的話,在北京大學的一次講演中,劉震云說:“上世紀七十年代,我在西北地區當兵,林彪事件后,我被抽調到師部去寫批林批孔的文章。因為批林批孔,我來到師部,師部在一個小鎮。批了三天,第四天,國防科委的文工團來了,來演出批林批孔的節目。一幫女兵,當然也有男兵,跟我住在了一個樓里。女兵,我頭一次見到,太陽光照在她們臉上,臉上的絨毛是那么的纖細。部隊的招待所有洗漱間,洗漱間有一排龍頭,旁邊是燒水的鍋爐。女兵愛洗頭,夜里在那里洗頭,我去鍋爐房打開水。她們洗頭的洗發膏、烏黑的長頭發,而且她們在說話,說的是文工團內部的事。她們說的是雞毛蒜皮,我聽的是天堂里的聲音。我打了水回到宿舍,哐的就倒掉了,再去打。所長說,小劉,你真能喝!突然有一天,軍號響了,聽到外面:集合——向右轉!壞了,文工團要走了!她們排好隊了,步行去火車站,她們是笑著走的,她們不知道的是,一個十五歲的少年,戴著領章帽徽,跟在后面,她們一路笑著,我一個人在后面沉默,火車走了,我一個人哭了?!?


四、同名電影《芳華》耗資1.5億,將在今年國慶檔期上映


馮小剛約請嚴歌苓親自改編《芳華》的電影劇本,共修改了三稿。于20171月在??诘鸟T小剛電影公社建景開機。

據劇組人員說,馮導演把三稿的鏡頭都拍下來了,力求不留遺憾,將一個完成度高的電影呈現給觀眾。

劇組轉場多地,在迪慶拍文工團到雪山為騎兵慰問演出,在云南蒙自拍戰爭場面。四月初回北京拍女兵們退伍后的故事

37日,馮小剛在拍攝間隙發了劇照,紀念一場戰爭戲拍攝完成,他發文稱:“從打響第一槍到結束戰斗六分鐘一個長鏡頭下來,每個環節不能出任何問題,炸點,演員表演,走位,攝影師的運動,上天入地,都要極其精準,六分鐘700萬人民幣創造戰爭新視覺。相比集結號的戰爭效果其創意和技術含量都全面升級?!斗既A》不僅是唱歌跳舞也有戰爭的殘酷和勇敢的犧牲?!毖哉Z間十分自豪。


就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為嚴歌苓的新書《芳華》舉行媒體見面會的前幾天,電影《芳華》的初剪已經完成,導演馮小剛邀請編劇嚴歌苓看片,觀影過程中,嚴歌苓幾度掉淚,她對馮小剛說,看這個電影好像在看別人的故事,被深深地打動。

嚴歌苓是作品被改編成影視劇最多的作家。她與當代著名導演幾乎都有合作,已經或將要合作的導演包括:李安、張艾嘉、陳沖、陳凱歌、張藝謀、李少紅、姜文、馮小剛等。第一部《少女小漁》囊括了臺灣電影金馬獎導演、編劇、女主角等幾項大獎。距今最近的作品被改編的是張藝謀的電影《歸來》(改編自她的長篇小說《陸犯焉識》),反響巨大,帶動原著銷售70余萬冊。

所以,電影《芳華》其實也像是老炮兒與老謀子之間的PK。同樣改編自嚴歌苓的小說,誰能最大程度上體現原作的精髓,誰拍出來一個藝術上更優質的電影,大家都拭目以待。

專題報道

APP下載
關閉
南充| 鹤壁| 邯郸| 中山| 恩施| 阳江| 晋城| 鄂尔多斯| 淮安| 公主岭| 芜湖| 雄安新区| 日照| 抚州| 海宁| 温岭| 承德| 黔南| 广州| 牡丹江| 黑龙江哈尔滨| 三门峡| 大丰| 泰兴| 阳泉| 金昌| 白城| 任丘| 松原| 屯昌| 甘南| 石河子| 吉林长春| 招远| 山西太原| 平潭| 张掖| 大连| 福建福州| 鹰潭| 临夏| 茂名| 单县| 南阳| 项城| 龙口| 恩施| 济南| 昭通| 百色| 宁波| 怀化| 嘉善| 靖江| 福建福州| 邹平| 广元| 德州| 广西南宁| 平顶山| 甘肃兰州| 茂名| 朝阳| 池州| 黔西南| 百色| 汉川| 清远| 益阳| 济宁| 吐鲁番| 滕州| 西藏拉萨| 湖北武汉| 遂宁| 滨州| 临汾| 六安| 巴音郭楞| 河池| 寿光| 灵宝| 大庆| 雅安| 益阳| 延边| 黔东南| 兴化| 蚌埠| 台北| 保亭| 宜宾| 南京| 玉林| 三明| 通化| 江门| 东海| 九江| 鹤壁| 乌兰察布| 喀什| 驻马店| 毕节| 枣庄| 毕节| 黑河| 台湾台湾| 山西太原| 五指山| 荆门| 西双版纳| 永新| 梧州| 聊城| 武夷山| 三沙| 怒江| 台北| 三门峡| 汕头| 台中| 桐乡| 邢台| 清远| 象山| 阳春| 铜仁| 长垣| 五家渠| 大庆| 张家口| 景德镇| 海北| 安岳| 九江| 台北| 义乌| 昌都| 南阳| 平顶山| 赣州| 台北| 基隆| 汉川| 信阳| 辽阳| 高雄| 白山| 襄阳| 吕梁| 湖南长沙| 东台| 垦利| 梧州| 抚顺| 喀什| 咸宁| 鹤壁| 黑河| 宝应县| 佳木斯| 亳州| 海东| 日土| 茂名| 诸城| 靖江| 淮安| 南通| 宜都| 齐齐哈尔| 图木舒克| 固原| 亳州| 甘孜| 馆陶| 镇江| 七台河| 馆陶| 齐齐哈尔| 扬州| 江苏苏州| 邯郸| 锡林郭勒| 丽江| 诸暨| 塔城| 河北石家庄| 天门| 万宁| 仁寿| 文昌| 汕头| 双鸭山| 武安| 仁怀| 伊犁| 毕节| 双鸭山| 库尔勒| 丹阳| 象山| 柳州| 贵港| 张掖| 库尔勒| 楚雄| 白山| 防城港| 青州| 大丰| 曹县| 鹤壁| 大理| 湖州| 北海| 溧阳| 神木| 辽宁沈阳| 邳州| 海南海口| 巴彦淖尔市| 曹县| 来宾| 洛阳| 乌海| 云南昆明| 永新| 泰兴| 改则| 鞍山| 武安| 大庆| 东营| 自贡| 桐乡| 宿州| 河南郑州| 凉山| 瑞安| 松原| 玉林| 滨州| 大连| 南通| 长垣| 安吉| 沛县| 日土| 防城港| 新疆乌鲁木齐| 株洲| 台北| 娄底| 汕尾| 普洱| 仁寿| 香港香港| 包头| 宝应县| 潜江| 陵水| 五指山| 桂林| 湘潭| 博尔塔拉| 海拉尔| 厦门| 山东青岛| 威海| 随州| 东海| 汕头| 黄石| 靖江| 浙江杭州| 燕郊| 徐州| 江门| 巢湖| 盐城| 海南海口| 聊城| 泗阳| 舟山| 威海| 吉林长春| 高雄| 荆门| 铜陵| 宝应县| 枣庄| 秦皇岛| 东台| 琼海| 清徐| 恩施| 珠海| 鄂尔多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