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menuitem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cite>
<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var><cite id="jhpnl"></cite>
<var id="jhpnl"><strike id="jhpnl"></strike></var>
<var id="jhpnl"></var><ins id="jhpnl"><span id="jhpnl"></span></ins>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var>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var><var id="jhpnl"></var>
內頁-圖書
圖書 新書報刊常備全集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圖書 > 新書

《擇天記》 39.00元

東土大陸,一個由命運掌控的世界。 人族建立了龐大的大周帝國,西方萬里妖域生活著妖族,寒冷的北域在魔族控制之下,三族鼎立,維持著一種危險的平衡,直到一個少年的出現。 身世迷離的陳長生只身來到京都,只有十四歲,為了治病,開啟了一個強者逆天改命的崛起歷程。 在京都,他經歷了與南方圣女徐有容的情阻緣誤,還結識了古靈精怪的妖族公主落落、落拓不羈的少年唐三十六,少年們一起讀書、修行、振興國教學院,這是獨

作 者:貓膩 ISBN:9787020127238 出版時間:2017年04月 讀者對象: 開本: 主題詞:

編輯推薦 序言 作者簡介 內容簡介


序·下山


世界是相對的。


中土大陸隔著海洋與大西洲遙遙相對。東方地勢較高,那里的天空似乎也高了起來,云霧從海上陸地上升騰而起,不停向著那處飄去,最終匯聚在一起,終年不散。


這里便是云墓——世間所有云的墳墓。


云墓最深處隱隱有一座孤峰,峰頂直入虛空,不知通向何處。


傳說中,世界由五片大陸組成,每個大陸都有不同的風景,只有那些進入神圣領域的強大生命,才能看到所有的風景。對于普通人來說,傳說只是傳說,他們不知道其余的大陸在哪里,不知道怎么去,不知道云墓里那座孤峰便是通往其它大陸的通道。


自然,也沒有誰見過云端之上的風景。在這里,平靜的云層像白色的絲綿向著四面八方蔓延,似乎沒有盡頭,上方的虛空鏡面后是無盡的黑色深淵,里面有無數顆星辰。


忽然間,有兩顆星星亮了起來,越來越明亮,原來是在向著鏡面高速靠近。那兩顆星星來到鏡面的前面,才能看清楚,原來是兩團神圣潔白的火焰。


隔絕真實世界與夜空之間的鏡面上出現蛛網般的裂縫,然后瞬間修復。


那兩團神圣的火焰,已經以某種神奇的方式,出現在鏡面這面的真實世界里,淡薄的空氣,被灼燒的不停波動變形——那不是神火,只是它的眼睛。


整個世界,因為巨大的降臨而不安,光線不停折射,云面上出現一道如山般的陰影,空間開始撐拱變形,似乎可能被擠裂。


一條黃金巨龍,出現在虛空與云層之間。


遠方那輪紅日,被它巨大的身軀完全遮蔽,云層上方數萬公里的世界,因此而黯淡起來,四周的氣溫急劇地下降,云中開始有霜結晶,反射著無數縷光線,變成怪異的閃爍的水晶鏡面一般。天地因之變色,這便是頂級生命的威嚴。


黃金巨龍俯瞰著這個世界,眼神漠然。


云端上的風景,它看過很多次。


黃金巨龍向著天邊那座孤峰飛去,快要接近的時候,恐怖巨大的龍軀,向云霧深處沉入,就此湮沒不見。無盡數量的霧氣被恐怖而巨大的身軀破開。孤峰崖間亂石嶙峋,陡峭至極,沒有植物,連苔蘚都沒有,死寂一片,就像是墳墓。


就這樣向霧深處飛行,經過漫長的日夜,不知究竟飛了多遠,卻始終還是在霧中,沒有遇到別的事物,只是隱隱能夠看到崖間出現了青苔,云霧也比最上方要濃厚了很多,或許是自我擠壓的關系,云霧里開始形成很多結晶,那便是水滴,于是空氣也濕潤了起來。


黃金巨龍對這些變化沒有任何興趣,繼續向著下方飛行。


孤峰里的植物變的越來越多,云霧越來越濕,水滴落在崖上,漸漸變成無數道青葉粗細的水流。無數萬道細細的水流,在崖間汩汩流淌著,落入霧里。


黃金巨龍看著孤峰間的萬涓細流,眼瞳里的神情也變得凝重了很多,兩團神火愈發幽然——這里是所有云的墳墓,也是所有水的源頭。


無數道水流,從孤峰間落下,它只看其中一道。


黃金巨龍在霧中,隨著那道溪水沉默下飛,經歷無數日夜,似將永無止盡的重復,然而就在某個時刻……它面前的霧散了。


云霧之前,是地面。


云霧的下緣很平滑,完全依著地面的起伏,完美地保證云霧與地表之間,有五尺的距離,剛好是一個人類的高度,似乎來自造物主的設計。地表與云霧之間五尺的空間,通向遙遠的地方,遠處隱隱有光線,卻看不到太陽,地表上,有無數道溪流。


霧氣在巨大的龍首前消散,露出地面以及那條小溪。


溪水來自孤峰里的濕露,清澈平靜冷冽,溪水里飄著一個木盆,盆里有幾層麻布,麻布上有個嬰兒——嬰兒臉色微青,閉著眼睛,明顯剛出生沒有太長時間。


溪上的霧像花一般綻放,開出無數萬朵瓣,擁擠、涌動、破散、嗤嗤聲響,一顆比宮殿還要巨大的黃金龍頭,緩緩探出云霧,來到溪面上。


溪面與霧之間的五尺距離,對它來說很窄——黃金巨龍的身軀隱藏在霧里,龍首也有部分隱藏在霧里,顯得愈發威嚴、神秘、恐怖。


黃金巨龍靜靜看著溪面。


木盆還在溪水里微微起伏。


渺小的木盆中,是被拋棄的、閉著眼睛的、臉色發青的新生嬰兒。


霧漸流散,一切回復寧靜。


然而,寧靜只是暫時的……霧氣深處,甚至直到孤峰附近,幾乎在同一時刻,響起無數凄厲、恐慌的嘯聲與嚎叫!


本以為靜寂無生命的世界里,原來隱藏著那么多飛禽走獸,霧中到處是撲扇翅膀的聲音,獨角獸慌不擇路撞斷萬年巨樹的聲音,甚至有一聲極清亮的鳳鳴!


一道神念形成的無形火線,從溪畔向著天際蔓延而去,濕漉的草地,頓時變得干燥無比,甚至就連溪里的水草,邊緣都蜷縮了起來!


黃金巨龍眼瞳里依然沒有什么情緒,高貴,漠然,君臨天下。


云霧下方世界萬獸奔逃,它不在意,即便是那只雛鳳,它也不在意,它只是盯著眼前這條小溪,盯著溪上的木盆。孤峰落下數十萬道溪流,它只盯著這道溪;時隔三萬年,它再次來到這個世界,就是為了盆中這個嬰兒,怎能挪開眼光?


一根很細的光絲緩緩落下,那根光絲外表是金色的,里面則是神圣的潔白,仿佛能夠自行發光,光絲前端極細,后段漸粗,直至如兒臂一般,表面極為光滑完美,尤其是從深處透出的光澤,更添美麗。


這道光絲的材料如金似玉,給人感覺應該很沉重,實際上卻很輕,隨著溪面上的微風不停搖擺,仿佛在舞蹈,想要輕觸那只木盆,卻又瞬間收回。


那是黃金巨龍的龍須。


此時,黃金巨龍眼瞳里的神火,已經變得不再那般永恒穩定,漠然已經被思索所代替,似乎在猶豫些什么。兩道龍須的前端,像輕柔的手指,在溪上木盆的邊沿輕輕觸碰,似在撫摸,實際上卻并未真實的接觸。


這條黃金巨龍已經度過了極為漫長的歲月,擁有難以想象的智慧,然而此時那只木盆,卻似乎是它無法解開的難題——它眼瞳里的情緒變得越來越復雜,有渴望,也有警惕,猶豫,最后變成了掙扎,也許是無意的,也許是有意,小溪上方的風勢微變,那道本應擦著木盆邊沿掠過的龍須輕輕一顫,終于第一次真正地接觸到了木盆,甚至在盆中嬰兒的耳下擦過!


就是這樣輕微的接觸,便產生了極為劇烈的變化——黃金巨龍眼瞳深處的兩粒神火,轟的一聲散開,變成萬千星辰,那片星辰海洋里,赤裸裸地流露出冷酷而貪婪的欲望!


那份欲望,是贊美,是動容。


是對生命的贊美,是因為生命而動容。


是生命最原始的渴望。


黃金巨龍看著溪上的木盆,張開了嘴,龍息如碎玉般傾渲而出。


盆里的嬰兒依然閉著眼睛,根本不知道下一刻會發生什么。


……

貓膩,超人氣玄幻文學作家,作品網絡點擊量過億。

 

代表作《擇天記》《慶余年》《朱雀記》《間客》《將夜》等。

 

其作品架構宏大、情節跌宕、文風細膩。曾獲新浪原創文學獎玄幻類金獎、起點金鍵盤獎年度作品獎、西湖·類型文學雙年獎銀獎等多種獎項。
東土大陸,一個由命運掌控的世界。

人族建立了龐大的大周帝國,西方萬里妖域生活著妖族,寒冷的北域在魔族控制之下,三族鼎立,維持著一種危險的平衡,直到一個少年的出現。

身世迷離的陳長生只身來到京都,只有十四歲,為了治病,開啟了一個強者逆天改命的崛起歷程。

在京都,他經歷了與南方圣女徐有容的情阻緣誤,還結識了古靈精怪的妖族公主落落、落拓不羈的少年唐三十六,少年們一起讀書、修行、振興國教學院,這是獨屬于少年的熱血時光。

然而,他們漸漸發現,一切都不是那樣簡單。天海圣后、舊皇族、南方諸教派,各種勢力交織在一起,盤根錯節,踏錯一步都有致命的危險。同時,北方魔族也蠢蠢欲動,一個巨大的亂世之網正在他們背后悄然張開……

專題報道

APP下載
關閉
厦门| 达州| 大丰| 文山| 赣州| 莱州| 宁德| 启东| 仁寿| 珠海| 葫芦岛| 株洲| 楚雄| 大连| 馆陶| 湘西| 天长| 钦州| 柳州| 张北| 抚顺| 徐州| 燕郊| 姜堰| 牡丹江| 金坛| 亳州| 保定| 潜江| 诸暨| 随州| 德宏| 桐乡| 铜仁| 文昌| 乐山| 宜昌| 姜堰| 莱州| 攀枝花| 扬州| 玉溪| 遂宁| 酒泉| 温岭| 咸阳| 诸城| 辽阳| 那曲| 泰州| 东阳| 芜湖| 张北| 海西| 许昌| 陕西西安| 赣州| 四平| 海安| 舟山| 襄阳| 济宁| 溧阳| 灌南| 枣阳| 深圳| 乌兰察布| 定州| 邹城| 五指山| 仁怀| 黔西南| 通化| 天水| 建湖| 咸阳| 阳春| 中山| 阜新| 玉环| 东台| 甘南| 大兴安岭| 贺州| 丹东| 湛江| 淮安| 景德镇| 宜昌| 铜陵| 巴中| 辽阳| 莱芜| 巴音郭楞| 濮阳| 柳州| 保山| 齐齐哈尔| 洛阳| 安徽合肥| 自贡| 鸡西| 喀什| 义乌| 赤峰| 长垣| 滁州| 信阳| 邵阳| 天水| 宿州| 德清| 本溪| 长兴| 吐鲁番| 包头| 塔城| 义乌| 海西| 吉林| 钦州| 阿里| 铜陵| 芜湖| 铁岭| 瓦房店| 惠东| 松原| 蚌埠| 临沧| 瓦房店| 达州| 东阳| 宜都| 四川成都| 昌吉| 三明| 宜宾| 慈溪| 邯郸| 惠州| 禹州| 咸阳| 甘南| 章丘| 东阳| 邢台| 惠东| 桂林| 铜陵| 安阳| 江西南昌| 吉林长春| 莒县| 巴中| 雅安| 阜阳| 高雄| 项城| 儋州| 黔南| 琼中| 绵阳| 芜湖| 张家界| 咸阳| 海西| 普洱| 延边| 东方| 余姚| 海南| 咸宁| 河池| 商丘| 唐山| 义乌| 邢台| 宁波| 吐鲁番| 锦州| 广元| 四平| 姜堰| 甘肃兰州| 包头| 安顺| 遵义| 诸城| 定西| 沭阳| 东莞| 台湾台湾| 温州| 营口| 临猗| 大庆| 阳泉| 乌海| 保亭| 益阳| 庄河| 随州| 厦门| 屯昌| 顺德| 开封| 阳江| 桓台| 咸阳| 绥化| 浙江杭州| 泗洪| 大同| 醴陵| 河池| 云南昆明| 库尔勒| 邢台| 苍南| 宜都| 新疆乌鲁木齐| 温岭| 图木舒克| 甘孜| 邳州| 顺德| 毕节| 渭南| 张家界| 东阳| 甘肃兰州| 宜春| 商丘| 营口| 丽江| 吉林长春| 台山| 淮安| 云浮| 克孜勒苏| 永康| 濮阳| 台北| 海南海口| 咸阳| 崇左| 单县| 株洲| 丽江| 临汾| 黄石| 攀枝花| 通辽| 中山| 邹城| 台北| 喀什| 兴安盟| 东台| 澳门澳门| 泰兴| 普洱| 荣成| 定西| 江苏苏州| 武夷山| 单县| 晋中| 铁岭| 内江| 张掖| 牡丹江| 姜堰| 四平| 那曲| 鸡西| 黄南| 通化| 海北| 西双版纳| 阜新| 湖州| 溧阳| 珠海| 西藏拉萨| 三门峡| 武安| 黔西南| 河源| 蓬莱| 茂名| 本溪| 温州| 玉溪| 安顺| 偃师| 商洛| 绵阳| 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