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menuitem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cite>
<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var><cite id="jhpnl"></cite>
<var id="jhpnl"><strike id="jhpnl"></strike></var>
<var id="jhpnl"></var><ins id="jhpnl"><span id="jhpnl"></span></ins>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var>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var><var id="jhpnl"></var>
內頁-資訊
資訊 動態專題書評業界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資訊 > 動態

梁鴻首部長篇小說《梁光正的光》 2017-11-09

梁光正的“光”:在生活的暗處生出光來

——梁鴻首部長篇小說《梁光正的光》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

 

近日,著名作家、學者梁鴻的首部長篇小說——《梁光正的光》,由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這本書是作者繼《中國在梁莊》《出梁莊記》等影響巨大的非虛構作品之后,挑戰自我完成的首部“梁莊”系列長篇虛構小說。

 

梁鴻:在非虛構與虛構之間的選擇

談到梁鴻,人們首先想到的可能就是《出梁莊記》《中國在梁莊》,它們因其紀實性、文學性和社會關懷的出色結合,成為國內非虛構文學的代表作,而梁鴻也在一系列“梁莊”非虛構文學的寫作中,被冠以“當代中國非虛構寫作領軍人物”的頭銜。但這只是她的一個側面。很多讀者不知道的是,梁鴻也同時在寫作虛構類作品。

新書《梁光正的光》的出版,或許能夠改變讀者的印象,將一個更全面、更有魅力的梁鴻展現在大家面前。她在寫作這部虛構長篇時,努力擺脫“非虛構”的光環,在小說敘事中回顧“父親”梁光正悲情荒誕的一生。這部作品不僅保留了作者對于改革開放社會發展進程的關注與熱情,而且因是虛構類作品,想象力和文學性更其飛揚,徹底釋放出作者在非虛構寫作中未被發現的敘事才華。

梁鴻曾說,自己并不執著于是非虛構還是虛構,她更關注的是自己的直覺。寫作兩本“梁莊”之初,她就確定不是要寫小說,是要寫一個真實的當代村莊,所以《中國在梁莊》和《出梁莊記》的主體是農民自述,而非知識分子的直接代言。而《梁光正的光》的寫作動因,則出于完全不同的起源與思考。

梁鴻坦言,前年父親的去世給她帶來巨大打擊。但現在追憶父親時,她已非一味悲傷,而是時常發出沉浸在往事中的微笑。父親的樂觀自嘲、夸張煽情和孩童般的無畏形象時時浮現在這個作家女兒的心中,她開始被一種強烈的沖動所驅使,心里慢慢生長出一個叫做“梁光正”的老年男性形象?!傲汗庹睉摫粚懗尚≌f。不把“梁光正”寫出來,她寢食難安。

在想到這個人物時,梁鴻從未有過一秒想過要用非虛構來表現,她認為,“梁光正”身上的復雜性、戲劇性和矛盾性只適合虛構寫作,只有這樣才能充分展現“他”身上那種捉摸不定卻又極為可貴的“在生活的暗處生出光來”的特質。

 

從梁光正身上看到真實的父輩、真實的農村

《梁光正的光》以梁光正老年執意尋親報恩為起點,隨著梁光正報恩行為的一再重復和失敗,幾個子女被迫隨之回顧父親如西西弗般屢戰屢敗、永不言棄的奮斗史和愛情史。隨著情節的推進,一件塵封多年的可怕往事浮出水面,子女們不得不重新面對自己的良心和對父親愛恨難明的情感糾葛。

這是一個發生在農村的故事,但梁鴻的創作實績卻突破了我們頭腦中對鄉土文學的固有想象。這個故事里有一位農民精彩曲折的奮斗史和情感史,令人時而莞爾,時而動容;有一些農村家庭父母子女間的愛恨恩怨,令人感慨或者糾結,而種種矛盾背后折射出的典型中國式家庭情感勾連方式,也引人深思。

可以簡單地說這是一個農民的故事,一個父親的故事,或者說是一個河南農村家庭的故事,但這些都不足以概括它。當人們走進這個故事,就會在纖毫畢現的人物描摹和宏大時代背景共同作用的文學魅力下,真正看見一個普通的中國農民,一個典型的中國農民家庭。

 

梁光正是誰?

梁鴻筆下的“梁光正”究竟是誰?不過是在充滿饑餓、批斗和動亂的年代里,一個除了癱瘓在床的妻子、年幼的四子、一兩個情人、四五個繼子和無盡熱情之外一無所有的普通農民。他一廂情愿地將這些毫無血緣關系的“家人們”捏合在一起,竭盡所能地愛他們,在養家糊口的路上意氣風發地一路狂奔、頭破血流地反復栽倒、不知休止地周而復始。

“梁光正”一生從不害怕。他相信世間一切事必得遵循內心的“道理”發生,否則難逃審判。面對諸多荒誕悲涼的現實,他總有獨到的處理方式,盡管要為此付出巨大的代價也在所不惜。他也是一個如有必要“可拋家棄子”、卻視救他人苦難為己任,不過永遠力有不逮甚至滑稽可笑的“事煩兒”。他多管閑事、不識時務、不見棺材不掉淚,拖累家人。這一切的一切都令兒女們煩不勝煩,但他從不迷茫,即使撒潑打滾、做小伏低也要貫徹“道理”。

梁光正也有自己的優點。他樂觀,開朗,再大的失敗或苦難,在他的幽默嘲弄之下,三下五除二地化為烏有,把痛苦轉為諷刺甚至歡笑的源頭。他特別擅長煽情,卻更勇于自嘲,即使瀕臨死亡,也抵擋不住他對生命歡樂極大的熱愛和憧憬。

故事最后以梁光正的葬禮結束。為照應梁光正折騰到死的一生,作者讓他的棺木遲遲不能入坑,這樣梁光正完成了自己的一生。他的世界始終像一團孤獨的亂麻,熱情地席卷過所有人,留下一地慌亂。他是一個農民,也是個斗士,他的一生就這么愚蒙而固執、仁厚而浪漫、自大而狂熱地戰斗著,像一條無理取鬧的“老狗”。直到他的棺材落地,人們才突然發覺,這世界過于空曠。

 

不僅止于梁光正,更刻畫出中國家庭的情感勾連

 

翻閱這部小說,很容易發現書中許多沖突和情節高潮都發生在梁家父子、父女間的對話和爭吵中,其中梁光正與大女兒梁冬雪、二兒子梁勇智的語言沖突最為明顯。書中梁冬雪在醫院崩潰哭罵父親與繼母蠻子的段落,更是全書劇情的高潮所在。人物與人物間的情感矛盾不僅構成了小說的主要情節,推進故事的發展,而且擔負起了構建不同角色個性的重要責任。書中這些人物關系的設計,構成了展現典型中國式家庭的情感勾連方式的基礎。

梁鴻在書中對人物情感矛盾的刻畫可謂見骨,對家庭成員間的情感表達和接受方式做了堪稱自然主義的敘述。他們雖是一家人,卻總在互相傷害,互相攻擊,抓住對方的痛腳毫不留情,但彼此又深愛著對方,在危難時,愿意委屈自己甚至犧牲自己。這就是中國家庭成員間溝通情感的最常見形式。

梁鴻對“中國人的情感交流”問題長期關注,早在《中國在梁莊》中就說,“在中國文化的深層,有一種本質性的匱乏,即個人性的喪失。由于秩序、經濟和道德的壓力,每個人都處于一種高度壓抑之中,不能理直氣壯地表達自己的情感、需求和個人愿望。每個人都在一種扭曲中試圖犧牲自己,成全家人,并且依靠這種犧牲生成一種深刻的情感。每當這種犧牲不徹底,或中途改變,沖突與裂痕就會產生。在日常狀態中,家庭成員彼此之間沉默、孤獨,好似處于一種愚昧的原始狀態,但是,這并不意味著他們對這種痛苦沒有體會,只是,每個人都被看不見的繩索捆綁著,無法敘說。一旦矛盾爆發,往往極具傷害性?!?span>

正是因為這種不為情感掣肘的“自由親情”的可能性的缺失,梁光正和梁家兒女之間的關系才如此合乎真實世界的邏輯,才日漸凸顯其價值所在。

 

從生活暗處發出光來:梁光正的“光” 

也許每個讀完《梁光正的光》的讀者都會關心和思考一個問題——梁光正的“光”究竟是什么?

梁光正雖然只是個窮愁潦倒一生的農民,但他竟然活得堂堂正正,敢愛敢恨。梁鴻形容他是一個想要拔著頭發離開地球的人,即使困于日常匱乏,即使長期被各種力量屈抑,他仍然對生活有著超出基本生存的要求,就像后記里那件父親的白襯衫,他一生追求人之為人的“體面”。這種自尊本身具備一種魅力,足以讓城市讀者意識到,農民并不是一個可以被單獨摘出來,而是和城里人一樣擁有個性和自己的愛憎。梁光正并非特例。他就如同真實生活在我們每一個人身邊的,一個充滿缺點卻又重情重義的好人。

就是這樣一個并不討喜的角色,梁鴻卻愛之彌深。她覺得任何時代的任何人都需要向光而生,哪怕像堂吉訶德一樣自不量力地向著風車作戰,也應該抗爭到底。她慷慨賦予了“梁光正”很多不合時宜的品質,這種品質既有中國傳統所謂的古道熱腸,奉獻精神,同時,也有現代社會最需要和最匱乏的公共意識。梁光正的“道理”雖然看上去纏夾,但這樣一個當代的“堂吉訶德”,對于缺乏信仰的當代社會來說,卻彌足珍貴。

梁光正身上散發出一種光。那光的質感并不純粹,光圈的形狀也不壯美,相反,它充滿滑稽的傷感、人性的幽暗和某種經歷了萬千時間錘打的傷痛。但是,你走近之后,難免被那道光深深吸引,它好像在昭示著某種東西,一種遙遠卻又歷久彌新、值得反復思量的東西,尤其是在我們這個欠缺抗爭精神、安于卑瑣庸凡的時代。

專題報道

APP下載
關閉
建湖| 台山| 天门| 石狮| 赣州| 陇南| 唐山| 普洱| 醴陵| 台州| 怒江| 泰安| 营口| 潮州| 酒泉| 西藏拉萨| 南安| 大理| 普洱| 靖江| 琼中| 晋城| 瓦房店| 凉山| 晋中| 武威| 烟台| 鹤壁| 内江| 漯河| 大同| 瑞安| 桐乡| 开封| 桐城| 嘉善| 吴忠| 金坛| 燕郊| 德宏| 庄河| 桂林| 日喀则| 巴音郭楞| 白沙| 瑞安| 伊春| 大理| 达州| 榆林| 十堰| 崇左| 三河| 克拉玛依| 丹东| 景德镇| 南平| 连云港| 张家界| 通化| 单县| 诸暨| 内蒙古呼和浩特| 安岳| 咸宁| 嘉善| 喀什| 大庆| 菏泽| 绍兴| 雄安新区| 长葛| 赣州| 武安| 果洛| 日照| 温岭| 衡阳| 鸡西| 宜都| 海南海口| 泰州| 山西太原| 佛山| 宜都| 邢台| 喀什| 防城港| 琼海| 开封| 临汾| 绵阳| 濮阳| 武夷山| 防城港| 启东| 邢台| 鹤壁| 五指山| 泸州| 高密| 安顺| 大理| 吕梁| 嘉峪关| 东海| 宣城| 广元| 齐齐哈尔| 灌云| 文山| 漯河| 喀什| 和田| 七台河| 湖南长沙| 屯昌| 齐齐哈尔| 鹤岗| 平顶山| 三沙| 永新| 湛江| 启东| 黄冈| 嘉峪关| 南京| 雅安| 阳春| 梧州| 襄阳| 德阳| 如东| 焦作| 安徽合肥| 深圳| 锡林郭勒| 姜堰| 崇左| 吉林长春| 禹州| 达州| 楚雄| 攀枝花| 荆州| 普洱| 邹平| 锡林郭勒| 淮南| 邹平| 公主岭| 固原| 中卫| 葫芦岛| 余姚| 溧阳| 濮阳| 肇庆| 铜陵| 长兴| 包头| 新余| 乌兰察布| 诸城| 铜陵| 改则| 兴化| 莆田| 松原| 石狮| 永新| 曹县| 醴陵| 鄢陵| 桐城| 巴彦淖尔市| 沛县| 鹤壁| 昭通| 咸宁| 漯河| 南安| 七台河| 三沙| 平顶山| 河源| 湛江| 铁岭| 章丘| 固原| 抚顺| 单县| 青州| 百色| 廊坊| 承德| 庄河| 博尔塔拉| 黄石| 莱州| 寿光| 阿拉善盟| 焦作| 邹城| 五家渠| 湘西| 通化| 宿州| 山东青岛| 基隆| 德阳| 阳春| 仁寿| 辽阳| 枣庄| 金华| 阿勒泰| 三亚| 锡林郭勒| 孝感| 包头| 黔东南| 丽江| 白沙| 盘锦| 大丰| 丹阳| 信阳| 和县| 常德| 新余| 漯河| 湘潭| 广州| 凉山| 葫芦岛| 邹平| 宝应县| 吴忠| 神农架| 宁夏银川| 博罗| 桂林| 黔东南| 泗洪| 安庆| 清远| 贵港| 台湾台湾| 台湾台湾| 锦州| 海西| 馆陶| 盘锦| 乐山| 三门峡| 日喀则| 克拉玛依| 海拉尔| 肥城| 大丰| 邯郸| 固原| 湖北武汉| 廊坊| 邹城| 海东| 河池| 长葛| 凉山| 通辽| 绵阳| 灵宝| 神木| 六盘水| 张北| 柳州| 和县| 咸宁| 佳木斯| 鹤壁| 博尔塔拉| 枣庄| 保亭| 忻州| 温州| 章丘| 忻州| 伊春| 澄迈| 乐清| 巴音郭楞| 柳州| 晋城| 资阳| 屯昌| 泗洪| 铜陵| 燕郊| 松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