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menuitem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menuitem>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var id="jhpnl"></var>
<cite id="jhpnl"></cite>
<cite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cite>
<var id="jhpnl"></var><var id="jhpnl"><video id="jhpnl"><menuitem id="jhpnl"></menuitem></video></var><cite id="jhpnl"></cite>
<var id="jhpnl"><strike id="jhpnl"></strike></var>
<var id="jhpnl"></var><ins id="jhpnl"><span id="jhpnl"></span></ins>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thead id="jhpnl"></thead></video></var>
<var id="jhpnl"><video id="jhpnl"></video></var><var id="jhpnl"></var>
內頁-概況
概況 歷史名編榮譽作者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概況 > 歷史
  

人民文學出版社成立于19513月,是新中國成立最早、歷史最長、規模最大的文學專業出版機構。在歷史發展過程中,除用人民文學出版社之名出版了大量圖書外,還先后使用過作家出版社(1953—1958,1960—1969)、藝術出版社(1953—1956)、文學古籍刊行社(1954—1957,1987—1989)、中國戲劇出版社(1954—1979)、人民文學出版社上海分社(1964-1970)、外國文學出版社(1979—2009)等副牌或分社名義出版過各類文藝圖書。200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成為中國出版集團公司重要成員單位。20098月,人民文學出版社成立了致力于少兒圖書出版的全資子公司天天出版社。2010年,人民文學出版社正式轉制為企業,更名為人民文學出版社有限公司。201112月,成為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的下屬公司。

人民文學出版社目前設有當代文學編輯室、現代文學編輯室、古典文學編輯室、外國文學編輯室、青年文學編輯室、文化編輯室、教材出版中心等7個圖書編輯室,《新文學史料》《中華文學選刊》《學語文之友》和《帥作文》等4個報刊編輯部以及《當代》雜志社,并擁有以出版少兒讀物為主旨的全資子公司天天出版社。64年來已出版中國當代優秀文學作品,現代文學史上影響較大的文學作品,優秀古典文學作品,世界各國有代表性作品的中譯本以及文學理論、高校文科教材、人文科學著作等各種圖書萬余種,發行超過10億冊,已形成高品位、高質量、包容古今、囊括中外的文學圖書體系,贏得了廣泛的贊譽。

建國初期,百廢俱興,首任社長兼總編輯馮雪峰同志受命建社,提出了“古今中外,提高為主”的辦社方針。他與一批來自全國各地的文學家、翻譯家和出版家聚集一堂,篳路藍縷,為開創和發展新中國文學出版事業開始跋涉。為及時滿足廣大讀者的需要,建社伊始,即選拔整理自延安文藝座談會以來的優秀文藝作品,出版了中國人民文藝叢書、文藝建設叢書、解放軍文藝叢書等,隨后又集中出版各種體裁的優秀作品選拔本144種。與此同時,人民文學出版社以巨大的熱情推動新文學創作,出版了《太陽照在桑乾河上》、《暴風驟雨》、《保衛延安》等一批深受讀者喜愛的長篇小說,這也是新中國長篇小說之樹上結出的第一批碩果。

在那激情燃燒的歲月里,人民文學出版社以反映現實生活的當代文學創作作為組織選題的重點,緊密團結老作家,努力發現和扶持新作家,為廣大讀者奉獻了一大批優秀的當代文學作品,《林海雪原》《青春之歌》《野火春風斗古城》《三家巷》《上海的早晨》《山鄉巨變》《我們播種愛情》《風云初記》《將軍三部曲》《放歌集》《艷陽天》等都是這一時期具有代表性的作品。在現代文學方面,一批魯迅作品的單行本及10卷本《魯迅全集》率先面世,郭沫若、茅盾、巴金、葉圣陶、瞿秋白等現代作家的文集和優秀作品單行本接踵而至。在古典文學方面,整理出版了《水滸》《紅樓夢》等古典小說作品,以中國古典文學讀本叢書、中國古典文學理論批評專著選輯等叢書為中心,系統地編注出版了大量古典詩詞、散文、戲曲、文論圖書,并影印了《楚辭集注》《楚辭圖》等一批珍本線裝書。在外國文學方面,首先編輯出版蘇聯文藝叢書,大規模翻譯蘇聯著名作家的代表作200余種,其中《鋼鐵是怎樣煉成的》等名著以高昂的激情和強烈的愛國主義精神,深深震撼了新中國讀者的心靈,成為一代又一代青年的必讀書。進而,我社系統地翻譯出版了世界各國主要作家的代表作,以外國文學名著叢書、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叢書、外國文藝理論叢書 等為中心,輔以國別、類別和地區性叢書及各種文集、選集、單行本等多種方式,迄今為止,共出版了世界主要作家的作品3000余種,向我國讀者展示了世界文學的洋洋大觀,為新中國文學的發展提供了有益的借鑒。

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以后,我國進入了改革開放的新時期,為文學出版事業的復蘇、繁榮和發展創造了良好條件。人民文學出版社一俟恢復正常的出版工作,在大量重版中外文學名著以解全國書荒之急的同時,抓住機遇,努力推動文學創作。我社發起召開的全國中、長篇小說創作座談會,吹響了文學出版界解放思想、撥亂反正的號角,創辦大型文學雜志《當代》和《新文學史料》等文學報刊,設立人民文學獎《當代》優秀創作獎,在不長的時間內便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績。先后出版了《東方》《將軍吟》《冬天里的春天》《芙蓉鎮》《沉重的翅膀》《鐘鼓樓》《第二個太陽》《白鹿原》《古船》《活動變人形》《騷動之秋》《長城萬里圖》《戰爭和人》《人間正道》《我是太陽》《塵埃落定》《第二十幕》《突出重圍》《戀愛的季節》等一大批優秀長篇小說作品,反映生活的深度和廣度都有新的突破,成為新時期文學創作走向成熟的重要標志之一,其中許多作品獲得了各種國家級獎項。

 在新時期,人民文學出版社繼續發揚優良傳統,堅持文藝的二為方向和雙百方針,積極探索,銳意進取,注重圖書選題的系統性,充分發揮資源優勢,加強優秀圖書的版本更新,在進一步充實完善已產生廣泛影響的叢書、系列書的同時,不斷組織開發新的圖書系列。當代文學的紅色經典叢書、茅盾文學獎獲獎書系、探索者叢書、中華散文珍藏本、藍星詩庫等,集中反映了當代文學創作的實績;現代文學的新文學碑林、中國現代名劇叢書等,全面立體地展示我國現代文學豐富多彩的面貌,特別是重現了一批長期被極左思潮遮蔽的現代文學名作的風采;古典文學的中國小說史料叢書、新注古代名家集、中國古典文學研究叢書等,從多種角度深化對古代文學的整理和研究,滿足不同讀者的需求;外國文學的名著名譯、“20世紀外國文學叢書等,努力提升品牌,不斷拓寬選題范圍。在此基礎上,組織出版了大型叢書世界文學名著文庫,收入中外文學一流作品200種,是迄今為止國內規模最大、最具權威性的文學叢書之一。這些叢書和套書涵蓋了中外文學史上的各個領域,形成包容面廣、種類齊全、品質精良的文學圖書系統。

迎著新世紀的第一縷曙光,直面日益白熱化的同業競爭和紛繁多元的產業發展,人民文學出版社及時抓住機遇,乘勢而上,深化改革,加快發展,提出了挺拔主業,優化結構,強化品牌,豐富品種的出版理念,堅持狠抓優質原創新作和不斷激活既有出版資源并舉的出版思路,堅持出版項目創新、出版方式創新、傳播方式創新、市場創新和制度創新,追求可持續發展,爭取更大的雙效。

新世紀十年人文社的圖書長廊中,既有《歷史的天空》《絕頂》《東藏記》《英雄時代》《笨花》《我的丁一之旅》《圣天門口》《刺猬歌》《啟蒙時代》《所以》《河流如血》《無土時代》《農民帝國》《推拿》《河岸》《藏獒》《足球門》《馬上天下》《白雪烏鴉》《古爐》《王蒙自述:我的人生哲學》《長征》《解放戰爭》《國運——南方記事》《重返1976》《我等不到了》和貓頭鷹學術文叢等一批優質文學新作,也有哈利·波特系列、·布朗系列、勒克萊齊奧系列、阿加莎·克里斯蒂系列等世界各國的重要文學新作;還有外國文學名著名譯插圖本、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全集、中國當代長篇小說藏本、中國當代名家長篇小說代表作、語文新課標必讀叢書、中華散文插圖珍藏版、外國散文插圖珍藏版、中國當代名詩人選集、人民文學出版社·新中國60年長篇小說典藏、人民文學出版社·新中國60年中短篇小說典藏、中國現代長篇小說藏本、中國現代中篇小說藏本、中國現代作家作品新編叢書等一大批既有出版資源的重新融合。此外,人文社還發起并組織了百年百種優秀中國文學圖書評選活動,其后趁勢聯合五家出版社協同出版大型叢書百年百種優秀中國文學圖書。

     人民文學出版社一貫高度重視與世界各國各地區的文化交流。在改革開放之初,即《當代》創刊號上,就率先刊登了臺灣作家白先勇的短篇小說《永遠的尹雪艷》。我們還于1979年組織出版了《臺灣小說選》,首開兩岸文學交流的先河,在國內外引起了強烈的反響。我社廣泛開展對外版權貿易,已與100多家海外出版社及版權代理機構建立了業務聯系,近年來,更是加大了中國文學走出去的工作力度,多次組織中國著名作家賈平凹、格非、嚴歌苓等參加西班牙書展、法蘭克福書展等活動,向海外出版商積極推介他們的海外版權。我們先后將當代長篇小說魏巍的《地球的紅飄帶》、阿來的《塵埃落定》、張煒的《古船》、范穩的《水乳大地》、楊志軍的《藏獒》、王剛的《英格力士》、徐小斌的《羽蛇》、畢飛宇的《推拿》、艾米的《山楂樹之戀》等輸出到國外。尤其是《山楂樹之戀》,先后輸出到了英國、加拿大、法國、西班牙等十余個國家和地區。至于輸出到港、澳、臺地區和東南亞華語地區的作品就更多。因版權貿易成績斐然,我社多次被相關部門授予“版權貿易工作先進單位”的光榮稱號。我社自2002年開始評選“21世紀年度最佳外國小說”評選活動已成功舉辦了十二屆,共有22個國家的74部優秀作品獲獎,影響日益擴大。2007年,勒·克萊齊奧獲得“21世紀年度最佳外國小說”獎,2008年即榮獲諾貝爾文學獎;2014年的諾獎得主莫迪亞諾的作品《夜半撞車》在2004年就入選了“21世紀年度最佳外國小說”,足見這一獎項的權威性和前瞻性。

60多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出版的圖書影響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甚至影響了時代的閱讀潮流、思想潮流,形成了在文化和出版領域享譽海內外的圖書品牌。20113月,在人民文學出版社60年社慶之際,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李長春、劉云山等中央領導同志發來賀信,提出人文社要“建設國內領先、國際一流文學出版企業”;習近平同志在賀信中稱贊人民文學出版社60年“出版了大量優秀作品,涌現出了許多優秀人才”,他希望人民文學出版社“再接再厲,堅持社會主義文化前進方向,堅持貼近實際、貼近生活、貼近群眾,精益求精、開拓創新,不斷提高出版質量,推出更多精品力作,努力再創新佳績?!眲⒃粕酵驹谫R信中提出,“衷心希望人民文學出版社在新的歷史起點上,與時俱進、改革創新,推出更多深受人民群眾喜愛的精品力作,建設有國際競爭力的一流文學出版社,為繁榮發展社會主義文藝做出新的貢獻?!?span>

60多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形成了以“名家、名作、名譯、名注、名刊、名編”為支撐的著名文學圖書品牌?!懊摇?,我們擁有眾多由國內外著名作家和重要作家組成的作者資源;“名作”,我們致力于出版經典作品和優秀原創新作,一直引領著國內文學出版潮流;“名譯”,我們出版的外國文學圖書大多自著名翻譯家之手;“名注”,我們出版的古典文學圖書大多由著名學者校注,并在不斷重版過程中反復修訂,品質可靠;“名刊”,我們擁有在當代文學界有重要影響的《當代》雜志和在中國現當代文學研究界有重要影響的《新文學史料》;“名編”,我們在發展過程中,造就了一大批出版家和著名編輯。

60多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以宏大的氣魄,持續編輯出版了一系列文學大師的全集、文集,樹起了一座座文學的豐碑。其中《魯迅全集》《郭沫若全集》《茅盾全集》《巴金全集》《老舍全集》《周立波選集》《王蒙文存》《趙樹理文集》《路遙文集》《姚雪垠文集》《柏楊全集》《胡適文集》《全元戲曲》《莎士比亞全集》《巴爾扎克全集》《塞萬提斯全集》《列夫·托爾斯泰文集》《普希金文集》《陀思妥耶夫斯基選集》《易卜生文集》《荷馬史詩》《泰戈爾作品集》《歌德文集》《肖洛霍夫文集》《薩特文集》《紀伯倫全集》等的相繼面世,為國家文化建設做出了重大貢獻。

60多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涌現出一大批成就卓著的出版家與編輯家,如馮雪峰、巴人、樓適夷、嚴文井、韋君宜、聶紺弩、秦兆陽、綠原、蕭乾、蔣路、孫用、林辰、王仰晨、劉遼逸、楊霽云、王利器等。在歷屆韜奮出版獎、中國出版政府獎·優秀出版人物獎、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和新聞出版行業“三個一百”優秀人物評選中都占據領先位置。在中國出版工作者協會和韜奮基金會等在2009年舉辦的 “新中國60年百名優秀出版人物”的評選活動中,我社首任社長馮雪峰被評為新中國60年“杰出出版家”,韋君宜(原總編輯、社長)、嚴文井(原社長、總編輯)、張守義(原編審)等被評為新中國60年“優秀出版人物”。在首屆中國出版政府獎評選活動中,潘凱雄(原社長)榮獲優秀人物獎;在第三屆中國出版政府獎評選活動中,劉宇(筆名腳印,當代文學編輯室編輯)榮獲優秀編輯獎?,F任社長管士光是宣傳文化系統“四個一批人才”。目前,人民文學出版社編輯人員中,共有編審21人、副編審22人,其中擁有博士學位的8人,擁有碩士學位的55人。在人民文學出版社發展過程中,形成了嚴謹細致、一絲不茍的編輯工作傳統,深深地影響著一代又一代人文人,為民族和國家的文化建設作出重要貢獻。

60多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是獲得各種國家級圖書獎項最多的文學專業出版社,在中宣部“五個一”圖書獎、茅盾文學獎獲獎作品中,我社獲獎的圖書位居全國第一。尤其是中國原創長篇小說領域最具權威的茅盾文學獎評選活動中,我社從未缺席,共有17部作品獲獎,幾乎是全部獲獎圖書的半壁江山。在中國出版政府獎評選活動中,《笨花》《長征》《牛漢詩文集》榮獲優秀圖書獎,《中國詩歌通史》榮獲圖書提名獎,《當代》雜志榮獲優秀期刊獎,《天堂》榮獲裝幀設計獎。我社還先后榮獲全國優秀出版社、全國百佳出版單位等一系列榮譽,在海內外億萬讀者中享有良好口碑。

    近年來,人民文學出版社秉承優良的歷史傳統,與時俱進、開拓創新,在國內外的影響不斷擴大,品牌優勢更加凸顯。在原創長篇小說和紀實文學新作方面,連續推出了國內著名作家賈平凹的《古爐》《帶燈》《老生》,王樹增的《1911》,嚴歌苓的《媽閣是座城》,關仁山的《日頭》,雪漠的《野狐嶺》,遲子建的《群山之巔》等,引領著國內原創文學的創作潮流,同時還推出了百歲老人楊絳先生的小說《洗澡之后》、黃永玉的長篇小說《無愁河的浪蕩漢子·朱雀城》,不斷為讀者提供精品力作;在外國文學方面,連續推出了J.K.羅琳的《偶發空缺》《布谷鳥的呼喚》,丹·布朗的《地獄》;最近幾年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的作品都曾在我社出版,如勒·克萊齊奧的《烏拉尼亞》,略薩的《壞女孩的惡作劇》《酒吧長談》《綠房子》、莫迪亞諾的《夜半撞車》《青春咖啡館》等。在重大項目整理方面,連續推出了《中國詩歌通史》《牛漢詩文集》《王蒙文集》《楊絳全集》《侯方域全集校箋》《羅隱集系年校箋》《說詩晬語箋注》以及“中國翻譯家譯叢”等。

在新的歷史條件下,我們將始終堅持以國家文化建設為己任的出版宗旨,堅持以主流文化為主導、兼容并蓄的文化態度,堅持精益求精、開拓創新的工作精神,堅持以高素質的人才隊伍作為事業之本,堅持走整體化經營、積極參與市場競爭的發展之路,將人民文學出版社的事業發揚光大,為繁榮文學創作、提高中國文化的影響力而不斷奮斗!

專題報道

APP下載
關閉
诸暨| 荆门| 安岳| 金昌| 临沧| 巢湖| 焦作| 泰兴| 保山| 安徽合肥| 晋江| 温州| 宝应县| 博尔塔拉| 许昌| 和县| 沧州| 枣庄| 海安| 永新| 黔西南| 邳州| 河池| 桂林| 资阳| 吉林长春| 余姚| 黔南| 通化| 陵水| 亳州| 那曲| 醴陵| 昌吉| 长兴| 基隆| 乌海| 铜陵| 梅州| 扬州| 咸阳| 高雄| 武威| 菏泽| 盘锦| 三沙| 广饶| 永州| 湛江| 黔西南| 绵阳| 六安| 泰州| 张家界| 丹东| 林芝| 南平| 大庆| 肇庆| 湖北武汉| 五指山| 商洛| 常州| 徐州| 那曲| 六安| 乐平| 永新| 淮安| 淮南| 怒江| 巴音郭楞| 阜新| 海西| 贺州| 张北| 钦州| 吐鲁番| 衡水| 惠东| 南平| 张掖| 济宁| 九江| 台州| 佛山| 巢湖| 灵宝| 阿克苏| 徐州| 寿光| 马鞍山| 保定| 巢湖| 湛江| 宁德| 仙桃| 荆门| 广安| 泸州| 广州| 烟台| 金坛| 西双版纳| 迁安市| 阳泉| 东营| 贵港| 怒江| 湖北武汉| 怒江| 海南海口| 青海西宁| 焦作| 石河子| 武夷山| 和田| 保定| 克拉玛依| 济宁| 宁德| 江门| 松原| 双鸭山| 香港香港| 苍南| 深圳| 邹平| 阜新| 咸宁| 张家界| 清远| 铁岭| 辽宁沈阳| 马鞍山| 乳山| 仁怀| 昌都| 六安| 莒县| 蓬莱| 顺德| 甘南| 东阳| 仙桃| 绥化| 榆林| 揭阳| 神农架| 仁怀| 佳木斯| 周口| 三亚| 营口| 烟台| 莱芜| 鄂州| 海北| 黄冈| 徐州| 邹城| 汝州| 简阳| 莒县| 德阳| 泉州| 大丰| 永州| 新乡| 昌吉| 天水| 咸阳| 保定| 清远| 甘南| 巴音郭楞| 百色| 台湾台湾| 大连| 常州| 海丰| 汕尾| 吐鲁番| 鄢陵| 霍邱| 运城| 神木| 宣城| 南通| 遂宁| 正定| 克拉玛依| 绵阳| 靖江| 四川成都| 澳门澳门| 阿里| 肇庆| 赵县| 滁州| 濮阳| 固原| 平顶山| 襄阳| 阿里| 塔城| 台南| 包头| 甘肃兰州| 邹平| 盐城| 娄底| 张家口| 常州| 广饶| 广西南宁| 营口| 汝州| 济宁| 那曲| 伊犁| 澳门澳门| 滕州| 榆林| 昭通| 邹城| 昌吉| 新余| 清徐| 昌吉| 三门峡| 宁德| 姜堰| 宁波| 深圳| 章丘| 台北| 甘肃兰州| 肇庆| 青州| 滁州| 五家渠| 姜堰| 单县| 佳木斯| 苍南| 保亭| 淮安| 宁国| 广安| 九江| 定安| 扬中| 三沙| 台北| 毕节| 包头| 余姚| 衢州| 陕西西安| 东莞| 晋城| 莒县| 保山| 镇江| 鹤壁| 安徽合肥| 平顶山| 朔州| 丽水| 东莞| 垦利| 阿里| 吐鲁番| 大连| 濮阳| 昆山| 乳山| 东莞| 湘西| 枣阳| 大兴安岭| 眉山| 温州| 铜陵| 广安| 南充| 玉树| 萍乡| 日照| 毕节| 丹阳| 内蒙古呼和浩特| 天门| 通化| 东海| 永新| 龙岩| 铜陵| 天门|